• <bdo id="cgc2g"><center id="cgc2g"></center></bdo>
  • 分享到:

    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劉雅瑟:為有源頭活水來

    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劉雅瑟:為有源頭活水來

    2022年07月18日 13:50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劉雅瑟:為有源頭活水來
        《智齒》劇組出席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左二為劉雅瑟?!±钪救A 攝

      中新網香港7月18日電 題: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劉雅瑟:為有源頭活水來

      中新網記者 韓星童

      車子從頂樓停車場俯沖下來,蠻橫地越過香港迫狹街道,一刻不停地沖入一條廢棄的隧道,車輪急轉與地面摩擦之聲刺耳驚心,擠壓著無從告解的悔與恨,克制與癲狂不過一線之隔。臉頰沾著血跡的劉雅瑟在前面拼命地朝前跑,幾次不留神掀翻在地,又立刻驚惶地跳起來逃命。

      這是黑白電影《智齒》開機后拍的第一場戲,張力十足,沒有臺詞,呈現到劇本里只有一句話。飾演女主角王桃的劉雅瑟拍了3天,也跑了3天,跑到大腿拉傷抽筋,收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中醫跌打。

      飾演王桃前,劉雅瑟上一回擔當女主角要遠溯至13年前的處女作《十三棵泡桐》,中間幾次身為配角的亮眼表現,如《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一頭利落短發、純真仗義的朱小北,《麥路人》中為還債疲于奔命的單親媽媽梁惠妍,都沒能讓她在公眾視野停留太久。

      于是過去一些年,她一直在暗暗跟自己較勁,每拍完一部戲,甚至是每拍完一條,她都立刻敏感地回頭,以嚴苛的目光審視?!拔矣X得我沒有演好,即便導演喊過了?!彼龖岩僧斚赂惺苁翘摷俚?,也不再信任進入角色的那個自己。到后來,她不止一次地想,也許她該放棄做演員,尋條別的路走。

      這些掙扎鮮為人知,劉雅瑟以為早已消化得很好,一如藏匿暗流與漩渦的湖面,遠觀波平如鏡??墒恰吨驱X》導演鄭保瑞初次見到她時,還是一眼就看出她骨子里“想演”的渴望,極大的渴望。那也是他選擇劉雅瑟的原因。

      這渴望,驅趕著劉雅瑟不顧一切地朝前奔跑,最終指向與王桃的相逢,重疊。甚至跑入電影節,捧回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演員獎座。

      但是劉雅瑟不很在意這些光環,倒是電影里的一場滂沱大雨停留在她心里很久:雨點噼里啪啦地打在垃圾堆上,她穿著一件破爛背心,歇斯底里地扭打、哀嚎,無力地抱頭蜷縮在木頭柜子里瑟瑟發抖。那個雨夜,她渾身濕透,卻很盡興,她知道自己演到了她想要的。

      像蒸籠里的包子

      細看這個年輕女孩,舊短袖外套了件連帽衫,蓬頭垢面的短發隨意地抓起一個揪,面頰永遠有傷。她無父無母,與街童為伍,于窮街陋巷穿梭,頑強地且戰且逃。

      容納王桃“寄生體內”的那3個月,劉雅瑟睡得不太好。拍攝常是一整夜,拍兩天休息幾天,使她的作息變得紊亂。

      比起這些,她最怕的還是自己從戲中那種濃度極高的情緒里掉下來,切膚的撕裂之痛被日常消磨殆盡。

      沒戲的日子,劉雅瑟就到深水埗,那是香港最窮的地區之一,與王桃借以偷生的地方相近。她什么也不做,只是跟他們待在同一個空間里,捕捉一些微不可察的感受。

      “你會看到路過的人很多,游客、本地人,大家還是該干嘛干嘛,根本不會關注到這樣的一部分人?!睆暮鲆曋?,劉雅瑟找到王桃這個人物的內核——她是一個被城市拋棄、甚至驅逐的邊緣人。為了貼近她,劉雅瑟讓自己盡可能地往下沉,沉到最低處,下面是煮沸的滾水,熱氣蒸騰,“就像蒸包子,必須一直待在那個蒸籠里,不能‘泄氣’?!?/p>

      這么“蒸”了一個月,精神都恍惚了,劉雅瑟笑起來,卻是得償所愿的那種滿足。

      劉雅瑟還記得,4年前的一天,一位演員朋友給她發了條短信,說有個角色很適合她,問她要不要試試。一張漫畫,寥寥幾筆勾勒出一個女孩形象,右邊配了些性格描述。一個極為簡陋的人物小傳,電影名、導演名一個也沒有。

      那是劉雅瑟初次見到王桃,不知怎的她聯想到電影《龍紋身的女孩》里面的神秘女黑客莎蘭德。起初她被王桃的生命力所感染,逐漸生出共情,想要為她好好活一次、拼一把。

      她不諱言這是她迄今為止遇到最特別的角色?!霸谂倪@部電影的時候,我回想了一下華語電影里面的女性角色,在犯罪類型片中,女性角色這么重要、這么受虐的,非常少見,非常難得?!?/p>

      王桃也賦予她身為演員重生的機會。殺青后,劉雅瑟特意走去感謝導演鄭保瑞選擇且信任她,“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有一次這樣的機會去跟我的角色融為一體,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我可以當一個演員,原來我可以站在角色的角度去跟導演平等對話?!?/p>

      劉雅瑟于黑白底色的陽剛世界里,憑借寸尺霎那間在場的細膩敏感,塑造出王桃這抹亮眼的灰,卻也同樣被她照耀、穿透。

      有幾晚失眠到后半夜,劉雅瑟索性爬起來坐在窗邊發呆。香港的夜很靜,看不見星,聽不到人聲,也叫不到外賣。她坐在那里,猶如真正身處被遺忘的一隅,感到空前落寞。她感受得到,那些時刻,王桃一直在。

    劉雅瑟出席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紅毯?!±钪救A 攝
    劉雅瑟出席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紅毯?!±钪救A 攝

      浮沉

      十八歲那年,劉雅瑟只身闖蕩北京,報了一個演技培訓班。

      入讀沒多久,她就被導演呂樂選去拍了電影《十三棵泡桐》,拍完沒多久就畢業了。所以她是在還沒來得及了解什么是表演的懵懂狀態下,猝不及防地被拽入電影圈。

      “當時拍它的時候,我不知道表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每天在演什么,只是導演告訴我,你要干嘛,然后我就照做,反正稀里糊涂地就拍完了?!彼P于電影的概念和知識,大多來自呂樂。

      這部最終沒有上映的電影,卻在當年的東京國際電影節大放異彩,獲得主競賽單元評委會特別獎,這也將初出茅廬的劉雅瑟推上紅毯。

      這么看,劉雅瑟無疑是幸運的,人們從她身上看到某種天賦,相信這必然給她帶來一些什么。她一度也這樣以為,畢竟她處于一個介于成熟與稚氣之間的曖昧年紀,那是個不怎么計較得失、也容易對未來抱有樂觀憧憬的年紀。

      “那個年代大家還是覺得拍電影和拍電視劇是不太一樣的,周圍很多人跟我說,你還年輕,你要堅持,你要拍電影,你要拍好的電影。所以這一堅持就是好幾年?!?/p>

      回頭看,她才發覺,原來那時看似不費吹灰之力登上一個小山坡,陽光普照,山河風光一覽無遺,但溫暖的片刻行將消逝,憂郁的時辰即將來臨。等在前面的是山背面的下坡,樹干和藤蔓遮天蔽日,陰風陣陣。她越走越遠,也越來越不確定自己到過哪里,還能不能走到盡頭。

      有六、七年的時間,劉雅瑟無戲可拍。

      劉雅瑟不屬于那類八面玲瓏的人,相反地,她始終游離于演藝圈邊緣,該知道的事、該認識的人、該掌握的資源一概不知,有那么點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意思?!拔移鋵嵅惶@個圈子,我也不懂演員要去跑組,或者是要去尋找公司。我當時剛到北京不久,人生地不熟,連電腦也沒有,根本不知道哪里有劇組?!?/p>

      過往際遇加諸的,讓劉雅瑟見到一個更為龐雜的世界,邊角處的幽微、失意時的況味,也積累了生命的厚度,才使她得以在后來的那些角色里厚積薄發。她情愿這樣樂觀地去想,也強迫自己這樣去想,這并不難,畢竟“構建樂觀”是她自小熟悉的技能。

      很多話說著說著就會變成真的了,最難捱的日子也就這么熬過去了。至于這些日子里的失落、痛苦,還是沉淀下來了,可能從來也沒有真正離開過她。她主動提起《智齒》臨近殺青時的一場戲,那是罪與罰塵埃落定后,她側身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目光虛無,是一種無所適從的空。那刻,她想到的就是那些晃蕩在北京的日夜,被會不會又回歸無戲可拍的恐懼攫住一瞬。

    劉雅瑟憑借《智齒》中王桃一角,獲得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演員?!±钪救A 攝
    劉雅瑟憑借《智齒》中王桃一角,獲得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演員?!±钪救A 攝

      何謂真?

      不久前,有人問過劉雅瑟,時至今日你還在追求真嗎?她當時只是笑,說自己看著真,可能別人卻不這樣以為。

      你的確可以輕易從她身上看到一種未經修飾的率真,及不設防的敢言,在當下時代、尤其是演藝圈愈顯難能可貴。

      在互聯網留存的記憶中,從前那個十多歲、在臺上唱跳的短發少女,像只小刺猬,固然帶著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颯爽勁兒,眼里卻也藏不住敏感脆弱。那幾年,見組時她遇到過不止一次,對方當面直夸她什么都好,但最終不用她。

      “現在我會很平靜,如果我需要去接觸一個什么工作,或者別人問我你要不要去的時候,我會說不用想了,去了也沒用,順其自然?!比缃竦膭⒀派?,目光明亮透徹,時刻在表達一種新的生命力,它將性格里過于鋒利的部分鏟平了,輕盈得像是馬上要跳躍起來。

      和解的姿態,只是為了讓自己過得更舒心。內心的一角,她始終忠誠地守護著真。

      但什么是真?思考了半刻,劉雅瑟坦承自己沒有一個十分具象的答案,唯有一點可以肯定,真不可以被定義。

      “我追求的是一種自然而然流露的東西,它是當時當刻發生的,無論是你的想法,還是情緒,都是第一時間感受到的,那個東西就是真的?!眲⒀派嗖A不加雕琢的天然物,她的演技也是如此,沒有浮夸炫技,而是毫無保留地放任自己沉浸到角色處境中,靜待一些被設置的命運曲折突然降臨,那一刻鏡頭捕捉的笑聲、抽泣,以及手足無措的惶恐,才足夠純粹,足夠觸動人。

      而她創作的根本性支撐是真正去生活、去體驗,為有源頭活水來。

      前段時間,劉雅瑟抽空看了近來討論度頗高的日本電影《花束般的戀愛》,“我們總在別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眲⒀派患毮伒臄⑹麓騽?,她知道,那一刻的百感交集淚如雨下,是真的。

      困在香港等待新戲開機的那些天,劉雅瑟隔三差五就拎著袋子去超市,在微博發布的一張實況照片里,她舉起一個黃色的塑料袋,迎著陽光快活地甩著,袋子里灌滿了空氣,鼓鼓脹脹的。那快樂也是真的。(完)

    【編輯:劉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熟肥老妇放荡,白丝漫女被强啪的漫画,日韩精品老司机无码免费专区午夜
  • <bdo id="cgc2g"><center id="cgc2g"></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